💰【6ag.shop】💰
环亚大师赛

环亚大师赛

2020-02-29 01:02:55 作者:凯时平台 原创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环亚大师赛 来看下吧。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环亚大师赛】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环亚大师赛】吾日记小五台述行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环亚大师赛】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环亚大师赛】

(当前内容是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网站管理人员,否则视为侵权。)

上篇:环亚积分 下篇:百家优博
热门推荐

澳门亚游集团有限公司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ag注册充值

以下4月30日记

亥初 与王鑫许彦博刘梁王甘陈计八人假火车前冀之下花园 以向小五台也无座 亦不得眠 张家口人之所谓此地话 较京腔大不同也

以下5月1日记

北京西发4443次车 卯初至下花园 吾及鑫出 闲走 余六人皆于其地支帐卧 或食或否 吾二人用毕早点 入左近长途车站 候车 辰初 车将启 会广场地唤诸位 其时雨不已 天不甚明 鸡鸣山猝立近前 雾笼此飞来块垒 不移时 帐无动 司机又相候 辄再相促 方皆起立 斯时第二班车至矣 我等竟令第一车不行雨水不止 吾等于涿鹿之后常宁下 诸人覆雨具行 不久假一面的载上 甫登 我包带却坏 权系之 径旁石壑 水流砥击 叮咚作乐 或至宽处 则水少缓 清见底 汩汩漾漾 如山之带 斯地节候稍迟 山或青或金 未为一色 黑云接其巅 青灰乳白 不可明辨 奇伟瑰丽不久有林区人来传 而告以封山至月末 叱令归去 岂干休哉 乃觅径上 处皆上坡 绵绵若不绝 或谓难 上得一营地 有叟守数帐 谓此非林区人之能辖矣 少喜 云西台之远近 虽可致 然风大温低 难于立帐 不久觅地营次 时申初 今不复进取耳 许标玩好第一而刘号安全第一 则是皆不欲行者也 余亦歇 鑫及大飞下汲泉 皆怨日何不速匿

以下5月2日记

晨起 重庆等煮粥 余与鑫浩下坡取泉 水洌 以壶接水 手为之木 以漱口 齿颊为之僵向西台发 先是 上可七公里 皆罢 彦博曰未尝领若斯长且倾上之途路 坐憩数度 10:30之西台前沿下 刘主仍从人迹显然道 斯人极谨 余及鑫力主缘无径草甸上 争之急 允 队稀拉甚长 然皆奋力不懈 11:35余登顶 风和日丽 坐草地 旋觉臀湿 待众集而餐 自此历下半日 方到得三岔口 再前 为一风口 寒战不能忍 只得回三岔皆不欲再行 余及鑫大飞三人以5:10轻装往返中台 5:35余首至 鑫时腹不适 少后 但见碎乱石 异于西台之砖 返 日落前归营 大抵皆已食矣 余亦煮面 却将本为二人之餐用罄 令鑫迟食 过矣 重庆助我立帐 我自系防风绳 日既隐去 风疾地冻 指节不能自主 入帐 稍温下午之程 不得主峰时 恒切山腰走 二足常倾 最易痛 然不登顶即免费时 以求早得某台 而每一山 岂不各有其美 不临之又焉能得赏哉 惜夫光阴有穷 必舍此而取彼高者 其余可让则让 不可则切其腰 不亦求功之大者之为乎终一日 余多领头 行稍快 或曰第二者最美 既有前者可追 尢免寻道涉险 而余最睐第一 出群之快也 取道由乎心 又候他人 多得歇憩 且余之处后也 见前人缓 未便逾 后之又难追 后之夥则心焦 最易疲罢 为人渐次落下最不喜 渐次脱出至先则甚美夫中台之行 五人止步 然以余视之 塗不甚难也 时不斯久也 而未之者 止于其心也 鑫曰如尔之必欲 无不得 是也 至夫南台 山高壑深 塗远日沉 意亦有外物之限 令余此番必不可得也 吾所掌握之中 极力以求 真主不与者 无视可也

以下5月3日记

此一夜长行未息 乌有记述

以下5月4日记

上一日 9:54食毕发 径取东台 背阴一段现雪 冻至坚滑 经行务慎 吾居首里 止焉待时甚长 脊顶及切脊道长且艰 吾以13:30达华北之巅 诸人陆续至 坐食 拍照 日盛风和 单衣正妙 亦光膀合影未正 下 不久入东沟 以为不久可出 然屡失道途 塗出谿谷木丛中 亦恒绝泻水而过 山石出水点点 以为支足 负包飞跃其上 吾亦履腻石而没一足 水寒彻骨 或有道不通 践厚雪而行 雪下水花翻腾 使人胆战 彦博肥硕 双足吻流水者再 梁宇生及鑫及我秉灯在前 梁戏称探路三剑客云 至今日丑初方下得 看山人截住 唤派出所马所长至 谓封山期不可上 否 须受处分 八人同心 马亦难多求财 黉夜奔波 窃笑之 而山民愚且贪 初谓自无权处分 亦不放行 曰所以截我者纯为责任 继而马云彼岁责有案件罚金数 涎求利时 山民又出谕我等输币 噫 其面可憎 忽忆尝有一文论阿Q 曰如其得势亦无异赵太爷 信也晨 诸人步自山脚至桃花 假长途车之昌平 极酸乏困顿 冲凉而卧谷沟间道 实不堪回首 两侧危岩峭立 势能噬我 奔走涧水岩块中 枝蔓缠绕 一应歧路皆不可误 误即休得出 望前路漫漫 冰雪浮水 山峰相夹 绵绵不绝 其尾难企 心叹自然之伟力 使吾人类怅惜束手 忽想此惊心水波 怖人丑石 在吾前则大矣 以地球视之 又渺不足言耳 恰似吾人类堆叠假山水 而蚁虫困焉 以吾视之则蚁虫微小可笑 吾数人盘桓谷中几一宿 涉水排木 踏雪蹬石 自真主视之 不亦微小可笑乎 世人逐名逐利 自以为愈于孩童之过家家 然孰真孰幻 庄周之梦蝶 庶可以为喻也

……

乐虎国际注册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美狮贵宾注册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伟德体育

吾日记小五台述行……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