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总统娱乐场在线

时间:2020-02-29 19:54:56 作者: 浏览量:44020

如网页打不开请访问💰【6ag.shop】💰总统娱乐场在线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见下图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如下图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如下图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第1张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如下图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第2张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见下图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第3张

总统娱乐场在线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第4张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第5张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总统娱乐场在线 相关图片 第6张

与先妣书

总统娱乐场在线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1.与先妣书

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2.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3.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4.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与先妣书与先妣书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总统娱乐场在线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G积分王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

凯发游戏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

沙巴体育

与先妣书....

星彩网

与先妣书....

相关资讯
凯撒娱乐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

任天堂国际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

凯旋门赌场网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

bbin

春秋代序,盛夏当时,满目青草葳蕤,花竞夭妍,俯仰之间,乃与娘分别三百六十五日矣。瞻顾遗迹,恍若昨日,令人长痛难禁。幽冥相隔,黄泉无路,虽思之深念之切,无车马为通,无舟楫为渡,唯相望两岸,化纸成灰,托乎梦境,执手相看泪眼。期年,铲草去秽,备时羞之奠,燃香在手,衔哀致诚,长跪窀穸前。纸灰飞扬,过往历历而来,忽焉于左,仿若在右,恍惚间人在隔壁,欲拥而莫得,乃长叹仰天,泪落如注。儿犹记庚寅年六月十三日夜,千里之外与娘电话。娘笑语朗朗,嘱儿顾念身体,勿勤作息,言讫,哮喘微微。娘哮喘多年,药不离身,儿虽数请就医,娘常以“医者,诈钱耳”言固辞,以至长逝之日。每念于斯,未尝不饮恨彻骨,追悔莫及。是夜亥时子时之交,娘哮喘复发,父手足无措,抱娘于怀,虽长号大呼,堂亲相救,奈何气息惙然,至医院时脉搏皆无,溘然长逝。呜呼,年逾花甲,舍我而别,生之脆弱于此可见。始相语,已相离,何去之速也!永诀之日,曾无一言半辞送我,何痛之深哉!儿子夜飞车,千里赴丧,一路垂泪,全然不顾。至家,亲友如堵,举哀相劝。小妹泫然泣曰:“兄可知,娘去之夜,垂镜绣花,巾帛尚在。”呜呼,儿不孝,不能颐养天年,虽长跪失声,亦不能生死活离,养儿何用!娘安息大炕之上,头南足北,眉舒颜展,若熟睡状;六十载辛劳,于此方得安睡。日光越窗而下,静曜倦容;紧握娘手之畸曲,伏胸恸哭,五脏俱焚,其痛其伤非文字所能呈报。视娘手臂,淤血历历,方知娘斗死神求一生之切。娘之不忍去世,岂待儿归尔汝遗言赠我?念生之时,娘尝笑曰:“死则死矣,不过一哭,不为我儿,生何留恋!” 娘可知,自此后,谁为我包海鲜水饺?谁为我蒸胶东大馒头?谁为我抚平心头烦忧?已乎哉,已乎哉,儿娘之缘自此绝矣。他世未可托,来生不能期,子欲养而亲不在,遂成永诀之憾。吾家苦贫久矣。儿虽为人师,月俸微薄,不及房款之一毛。负债而活,娘常耿耿于怀,大病微瘥之时,宵衣旰食,枯灯之下绣花竟夜,只求锱铢之补,不索儿女一文。丧日,父于柜中取钱数千,慨然悲戚:“儿,而母绣花之资,收之收之,丧葬之费,适得其所。” 数年以来,春节归省,儿仅购微薄之衣食,娘心花怒放。每大年初一穿戴齐整,妯娌邻居间奔走,满目春风,指若衣曰:“吾儿所购,吾儿所购。”父母所求不过儿女之一见;儿女忙于生计,疏于娘亲,至殁方醒,斯可痛哉!旧事填膺,思之凄梗,不知数载之后岂化云烟,捕之不逮?此生不能见,至儿死之日,又未知娘之居所,将焉寻之?呜呼,娘生之时,儿不能奉送晨昏;娘去之日,儿不能恭守床前;不孝不爱,愧天怍地,有负人伦。而今天之涯海之角,与娘渐行渐远,不亦痛哉!娘若有知,梦接于我,告儿风尘之苦,儿于天地神灵前燃香祷告,以求黄泉之福。故院中,数枝康乃馨迎风盛放,为娘生之时手植也。花败犹生,人去不再,观花思亲,娘知否?儿亲为浇水,见花如人,娘知否?与周年书,念之哉念之哉,娘知否?既无可知,又无可言,待来生,匍匐娘前,娘须认得,抱儿于怀,永不分离。呜呼哀哉!

翻译:时光更迭,正是盛夏时节,满眼都是茂盛的青草,花朵争奇斗艳,一俯一仰之间,竟和您分别三百六十五天了。看看您留下的遗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让人无法承受长时间的哀痛。我和您阴阳两隔,我无法去黄泉寻找您,虽然思念深切,但没有车马能够抵达,没有船和桨可以沟通,只有两岸遥望,看着黄纸烧成纸灰,把相见寄托在梦中,期待与您紧握双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年了,我来到你的墓地,铲除荒秽的青草,准备好当令的菜肴来祭奠您,手执香烛,满含悲伤来表达儿子的真诚,长跪在你的墓前。纸灰飞扬,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向我奔来,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恍惚间好像您就在隔壁,想拥抱您却不能,只好仰天长叹,泪落如雨。儿子还记得农历庚寅年六月十三日的夜晚,我在千里之外和您通电话。您一直在笑着说话,嘱咐我要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不要那么辛苦,说完,你还微微有点哮喘。您多年哮喘,从未停止服药,我虽然多次请求您到医院就治,您常拿“医院,就是骗钱”的话来坚决拒绝,一直到去世这一天都没有好好去看看。每想到这些,我未尝不恨自己恨到骨髓,也来不及后悔了。就在这天夜里的十一点左右,您的哮喘病复发,父亲手足无措,把您抱在怀里,虽然大喊大叫,找来堂亲帮忙,无奈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到达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完全没有了,突然就离开了人间。唉,您年纪不过六十多岁,就这样离开我,生命的脆弱由此可见。刚刚还和你说着话,一眨眼就永别了,离开得多么快啊!永别的那一天,竟没有一句半句遗言给我,这种痛楚是多么深切啊!我在子夜飞车返乡,千里赴丧,一路流泪,全然不顾。到了家中,看到有很多亲友,他们都表达了哀悼并劝我节哀。妹妹流着眼泪说:“哥你知道吗?妈昨天晚上还在戴着老花镜绣花,那些花布还在。”唉,我实在是一个不孝之子,不能让您颐养天年,虽然长跪在您身前痛哭失声,也不能将死去的人哭活,养这个儿子又有什么用呢!您安息在大炕之上,头朝南脚朝北,眉脸舒展,仿佛您安睡时的样子。六十年的辛苦,到这时才可以得到安静的睡眠。阳光透过窗户照下来,映照着您疲倦的面容;我紧紧握着您变形的手,伏在您的胸前痛哭,五脏六腑好像灼烧一样,那种伤痛不是文字能够表达的。看您的手臂上,那些淤血非常清晰,这才知道您同死神斗争想活下来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您不忍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等待我回来和我说句话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我吗?想到您活着的时候,曾经笑着对我说:“死就死了,你们不过哭一声,不是为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娘,你可知道,谁再给我包海鲜水饺?谁再给我蒸胶东大馒头?谁替我抚平心头的烦恼?永别了啊,永别了,儿子和娘从此没有相见的缘分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上,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我们家一直很穷。我虽然当了一名老师,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到购房款的九牛一毛。我负债生存,您常常记挂在心,大病刚好就早起晚睡,在昏黄的灯光下整夜绣花,您只是想挣一点家用,绝不向儿女伸手要钱。您去世的那一天,父亲从柜子里拿出几千块钱,感叹悲伤地说:“孩子,这是你母亲绣花的钱,收下吧收下吧,用它来办丧事,你娘挣的钱就花在她的身上吧。” 多年来,我春节回家都是只买便宜点的衣服和食品,您竟心花怒放。每到大年初一,你穿戴整齐,走到邻居妯娌间,满面春风,指着那件衣服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是儿子给我买的。”父母要求的不过是能够见到儿女;儿女忙于生计,疏远了娘亲,到了父母离开的那一天才清醒过来,真是太过悲痛啊!旧事藏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凄凉哽咽,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化作云烟,从此捕捉不到?这一辈子我们是无法再见面了,到我死的那一天,又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将到哪里去寻找您呢?唉,您活着的时候我不能整天伺候您,您离开的那一天,我又不能守在您的床前;不孝顺不爱戴,有愧于天地,有负人伦。而今您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与您渐行渐远,不也很悲痛吗!您如果有感知,就在梦中见我,告诉我你这一路的辛苦,我在天地神灵面前燃香祷告,以期待您在那个世界能够幸福。老家的院子里,几枝康乃馨迎风开放,是您活着的时候亲手栽培的。花朵枯萎了还可以等到来年再开放,人死了却不能重生,看到花就想到了您,娘,您知道吗?我亲自为这些花浇水,看到花就如同看到您,娘,您知道吗?我写了这么一封信给您,我想你啊想你啊,娘,您知道吗?既然您无法知道,您也无法说出来,等到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匍匐在您的面前,娘,您一定要认得我啊,把我抱在怀里,永远也不要离开。唉,真是无比悲痛啊!

作者:胡之胡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