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12博

时间:2020-02-29 21:25:34 作者:-欢迎您! 浏览量:92752

AG非凡同享💰【6ag.shop】💰12博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见下图

12博 相关图片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如下图

12博 相关图片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如下图

12博 相关图片 第1张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如下图

12博 相关图片 第2张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见下图

12博 相关图片 第3张

12博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12博 相关图片 第4张

杂记 甲午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12博 相关图片 第5张

杂记 甲午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12博 相关图片 第6张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12博杂记 甲午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1.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2.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3.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4.杂记 甲午。

杂记 甲午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杂记 甲午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12博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凯撒娱乐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dafa888

杂记 甲午....

澳门亚游集团有限公司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

bwin888

杂记 甲午....

Ag贵宾厅

董生誘漆員之語繁以後昆 春秋既泐 生涯吞哺 每見以人而生論 時更之而具別 佛如伯諧隱語 各輸途裏 余以賓四先生所持最中意 即天則天命 人則人生也 余嘗探人為妳我他而未試為天命也 公此天命人生觀 豈非為人己有與人己多之道 豈非東西殊途之道 然斯又自公授 噫 信哉 甲午元月初九

子月羞壁 年矢更催 玉溪老夫尚勞否 余習比日忽吐汲有焉 嘗學必在三百千千 開篇者 人之初 性本善 然性善之謂 鮮能明言 似明信晦也 故有荀卿以之惡駁 後生以之二元 斯文可惜哉 余受學壹二 不敢自隘 嘗言善為惡對 不如謂近語之完整 如斯則天命謂之性 率性謂之道 修道謂之教 有楔也 即吾國之道乃壹完整 故吾民不爭 釋耶化移 文不斷 史有訓 方為正義 異乎 甲午正月廿五

余每思率性之意 時入欲而有偏 疑荀卿又無駁 復習賓四之語 信為得立 清水濁耳胡克復清 若性向惡 何人改乎 聖焉降乎 若然可道也 乃發性之善 善何為 人鹹平之 若斯槁華 其綻也美其去也美 失性強為則哀哉 甲午二月二十

時人嘗以普天道壹 東西世同為百歲之變論 持者朝闕 避者憂忡 然余維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人之作息可逾乎 來者何況 去者鑒矣 甲午三月廿七

木以抽芽為續 始得春山 或停諸雨 為鳥飛色 行人與廬 惟言冬至於絕 何興登原之意 然及於遊更嘆時我棄焉 今既春去 於斯竟多流連 方知意盡耳 甲午四月二十

維育人物以性彰 天化也 率本性而修物  人化也 壹至於二 二至於兆 兆民與天地參 此天人合壹也 甲午五月初二

維嚴君西介諸共和逾壹甲子矣 時流招人物則興廢 引學義則繁動 器物文章驚之域外 諸百經書焚之邦內 況乎人生願井西去萬裏哉 然縱循時令 亦之時改 回光基野 詢百史與肩諸夏者又誰 戚戚浩浩 觀百經與摩諸夏者又誰 而考必巨細 才愈疏淺 余雖不訓 或解涵泳二字 即執二端而取其中也 是以為人則重生 問天則重死 如斯則性道壹也 神鬼壹也耳 尚有妳我之別 夷夏之分焉 甲午五月初九

惟山薄歸吐而城入倦方 雖得勝器物 情況難屬 其山雨導以響風 水停若練素 時假細風扶袖 接之夜笛 望則雲為半掩 月為半出 俟以漏 終全月壁 使無寐 持星眺遠 山復與天集 愈見愈彌也 此系山中 余今牢之黃浦 其樂不壹 而得處亦番滋味 若香山多劫 樓宇未傾 壹去百年耳 甲午六月初四

古文何必 猶詞意上者 故人覆其下而聞為舞 操為歌 發為墨 行揣無端醉不已也 豈具壹鞭之功 白話之能乎 若之毛管時古焉 今藝挾道 筆墨得勝 比之古文 更類歟 甲午六月十八

西歷七月 入伏 蟬續風平 歇浦噪之 余即青而起 啖餅二兩水 至午不食 暮邀黃何二翁論藝 黃翁獨與 緣余復虛 殆揖翁 旋入題 相投 竟不知移武 翁股諸椅扶 余相蜷之 言中拂煙壹匣 及去 視之翁額 潤似腳力 余亦蒸 又拂二匣止 別欲送塵以翁謝之 刻出 月已朗照 余饑食焉 甲午六月廿五日

余謂文言之常 乃詞法無定也 特以翻奇為用 尤文為重 俄人謂文式以定陌感 尤甲人見乙山 特張文學也 我道雖甲山詞變則山變 何止乎甲乙丙丁耳 將知道 文學復古何難也 甲午七月十七

余日頗潯陽為趨而澄其苦 既與人道而無道 何也 壹者妻氏自山來且余向山中去 克知山青廬陋四時之意 二者余性孤戾 如莽鳧飛水非壹山而不顯 故分野之下炊歌有別 豈能透鏡而呈之 奚人同賞焉如 更余妻丈不得況之彼汝歟 今為國誕眾舞 余率自上山 蠻席池足 見隰䔈遍體 蝶蛉款落 松風硣磟 鱗羽忽調 閉臥而聽隱隱接山中孤語也 斯雖鼗鼓車䨹者 何欲側之 盈盈矣 甲午九月初八

余自陵陽去來日日 周公事而無脫 澄濁器而離擾 燈蛾欲字 中選筆疏 時有虛靡之惶 幸補之妻兒而得免 曩聞黃叔度有鏡吝之美 余雖未見 則謂賢幼之染 亦軌其德也 甲午閏九月初八

立冬十日 歇浦黃草未盡雕 故以眼測庶受寒也 余自奉業樂至並憂 劇飲對付 不期兼耳 然克俟月深唱者 莫須有乎 時得於山而城門惟騎 禮近與府則皮假私德 既知人間松緊焉以考乎 友友敬敬已然大耳 適過故地閑園 見木無蔭避 園無寸方 而仍知為某 人生不過乎斯也 甲午閏九月廿五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閏九月廿七

伊閏九廿七夜半 情乏 讀北溪字義竟皆佶屈者 饑近 啖以杏脯 壹二三四 焙茶六七八 隨入間寤寐間耳 視抄手離潤 管握毫彈 忽念前所落斫之石鎮 甚憐 爰尋匠家思舊 覽物若非 遇石圖若畫者 大喜 將畢 竟復得二 此余幸乎焉 以誌之 又 余名其壹者曰 老翁近春圖 壹者曰 人去遠秋圖 甲午潤九月廿七

十月歲寒 氣清木之蕭管 弦沈律之草灰 雞嘶鳴之夜凍 力心慵之意懶 盡調者 梧桐零落 早肆露蒸 車道鳥走 銀月雲岑 古若秀也 必為詩百憾 墨涸怨泥 然余無識且殫歌何妨 殊不欲人亦才蕪 既廿字而窮哉 既空乎 為碎筆若若也 誌之 甲午十月十二

仆寓居松江徐公玄滬墓西廿歲有余 嘗酒友言之 吾輩故人其生可悲乎 雖勝經濟之便 文物大觀非與汝親 稍欲托寄 伏不見牖上青山 尋不知黃鶴西去 惟與廳堂之內疊肩蹙足方克博物 奚若南陽西蜀梁父子虛之輕趣耶 每乘興之時必發彼嘆 焉耳就盞止息酣臥月滅矣 今送妻孥友集於川沙之屬 得閑覓之利 獨遊啟民村龍王廟 憮然晴朗 斯廟適祭太歲 道俗往來 煙火楹穹 不禁作壹絕雲 草廬野作舟 宮闕霄入樓 銀針釣白水 如何壹半得 若間古今得讓事故與日月 則非余幸也 亦幸之夢之醒也 甲午十月十五

吾夏疆治袤割惟時 然歷法貫常 今值大雪 北都車緩繩僵 南城海風日麗 豈不有趣 更況西洋東參 不獨氣候 人情亦然也 吾兒沐浴尚不能語 待長知妙哉 甲午十月十六

傾日過大境 屐上海城殘鋸 間推白雲觀 不欲憶幼歲美光 但非觀扶新椽 紫爐細風 昔日老木焉孤矣 入拜 九尊金主尚在 唯不見起居俗語往來 此新舊之變耳 全真重陽子尚訓內事以蓋造 若煌聞今道斫伐化道之外功 不知復安坐乎  又 斜差東坡所謂人心無動譬如犬稚之語 可謂妄矣 物無人心 倘修當動哉 摒我之常 可稱道耳 甲午十月十八

梧桐早雕 閑空過往 予復之大境白雲朔望也 前訪渾脫總角菱花之念 今無曳喦之機 丕顯之辯 更至斯閣 莫非高明玄賜乎 循規而上 時光斜影 烏磚塵蒙 撫之沙溫 又撫淚下 所聞舊顯 竟文貨同據壹室 其文者道教清規 其貨者搗衣雜具 世嘆文治之難可澈壹斑 復憶曩光 不知可惜幾度甲子耳 甲午冬月廿九

嘉定滬櫝之文脈 然今觀之 古日墜苔  寄雁泥升 揖魚佛見 牢煙失隆 步徊舊市 惟懼鄰肆無鬧之新閣 拂塔闕濃之漆皮哉 斯焉去去 斯焉歸來 不禁垂涕 予尚克襲州橋之魄而撫以殘郭百武 奚知明日塵乎 甲午臘月十四

暗香時盡於華而膏火捯續 草庭為觀然尚缺以月 千裏禦日困乏豈免 可憐平明之霓有同於彼耶 眺遠山茫目 睇春風片取 予子樂以貓犬 非哉童心乎 吾輩之快 莫斯糞土歟 甲午臘月廿六

甲午歲除於山中 值雲霧餐青戶戶換符間 竹爆之煙忽自遠山而近 若聞腹鼓 予退身尋攀 惟不見半面紅塵 炊煙是望也 憶總角之光 每見火霓而閉耳焉 斯竟聞而無見豈不怪哉 表之情妻緣此回響 乃祭考之儀 故自山上來 非村合相映之庇也 予謂鄉土雖敗 然克有草木春生之氣 吾輩之杞可以休矣 甲午歲除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