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ag现金导航

时间:2020-02-29 21:12:32 作者: 浏览量:79297

AG非凡同享💰【6ag.shop】💰【ag现金导航】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见下图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见下图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如下图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如下图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如下图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见图

ag现金导航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ag现金导航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1.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2.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3.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4.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ag现金导航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库博体育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二八杠游戏网

玉树地震罹难者祭文....

ag注册充值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

环亚官方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

在线二八杠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

相关资讯
亚美am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

七胜国际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

澳门金沙威尼斯

之一:惟公元二O一O年四月十四日七时四十九分,玉树地震,地灾猝不及防,砖石飞扬,群山与河流失色,城镇共僻壤苍凉,生命倾伤,可怜学子,顿绝书声琅琅,患难夫妻,刹那相隔阴阳。风雨飘摇孤儿喊声声,楼毁人空慈母泪行行。噩耗惊闻,神州痛伤,泉涌倾盆,举国悲怆。大江南北,军民尽力,感动上苍;长城内外,全球援手,爱心无疆。万众一心,捐款献血救死扶伤;众志成城,炎黄子孙斗志昂扬。重建家园再现玉树雄起,历尽劫难方显民族坚强。谨此恭祭,罹难亡魂,告慰天下,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天佑华夏,家富民强,国运恒昌。呜乎哀哉,伏维尚飨!(文/双军)陕西岐山益店

之二:时为三月,岁属晚冬。吾华夏之玉树,惊四邑之宫阙,撼天庭之歌舞。泱泱其中,混混其里。烽火如前周再世,尘土似冀东重现。吾朝国民,死者千万,伤者无计。吾九州之国,尧之土,舜之疆,禹之国,传国五千余载,文治教化,彬彬感化四夷。昔者武帝皇帝西通诸境,结好大汉,使吾华夏一体之势初成;后者太宗皇帝东邀吐蕃,远嫁文成,促汉藏之和睦。玉树者,吾华夏万邦之西南者,虽位远中原,然吾中华血脉,一母同胞,诚然勿少之。华夏者,九州之华夏;九州者,华夏之九州。虽千载万世,吾华夏子民,愿世世谨记。吾同胞者,如吾兄吾弟,岂弟恶死而兄长大笑于旁者,遂集中华之力,解万民于水火。愿吾兄弟之逝,成天堂之宾。(佚名)

之三呜呼!

庚寅岁兮天怒降,辰时分兮地山摇。

无辜民兮何罪有,灾交坠兮临玉树。

黑云摧兮风缭绕,阴雨湿兮鬼神号。

黄泉路兮不复返,一樽酒兮与君别。

躬自悼兮复长叹,洒泣涕兮何其哀。

悲往际兮生不幸,苦逆运兮未逢时。

问苍天兮道何在,损不足兮补有余。

众生陨兮非蝼蚁,天怒临兮是无情。

哀民生兮竟多艰,长太息兮以掩涕。

首身离兮华夏殇,苦难频兮炎黄泣。

时不既兮有英灵,救水火兮还太平。

天有情兮天亦老,命由己兮不由天。

破混沌兮开天地,分两仪兮归太极。

何以驰骋兮纵横宇内,泱泱九州兮吾谁与归?时庚寅年三月初二亥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