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手机访问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网站首页
学校概貌 学校新闻 校园文化 教研教改 图说北高 视频播客 北高题库 意见反馈 今日导读
学校概貌  学校简介 校徽校歌 地理位置 联系方式 桃李芬芳 一流设施 学校新闻 通知公告 学校纵横 招生资讯 校际交流 校友风采 党政建设
校园文化  部门风采 计划总结 活动记事 学生园地 教研教改 教研教学 教学感悟 名师讲座 教学成绩 视频播客 精彩回放 媒体访谈 教师播客
学生播客  图说北高 校园掠影 历史沿革 人物特写 辉煌成就 校友相册 校刊校报 师资介绍 北高题库 高一试题 高二试题 高三试题 高考模拟
 您当前位置: 北高视窗网站 >> 教研教改频道 >> 教学感悟 >> 正文
新闻正文 阅读底色:杏仁黄  胭脂红  青草绿  浅青蓝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新闻属性:热门 推荐 

犀利刀笔谱心曲
--关于鲁迅小说中的“形象”意义

新闻来源:北高视窗网站    新闻作者:丁娜    阅读次数:5566    发布时间:2007-10-24 12:09:47
字体大小: 超大          字体颜色:字体颜色    新闻发布:网络中心
    内容提要:

    本文从三个层面对鲁迅作品中的形象加以阐释,来表现鲁迅思想的深刻性。从人性角度加经论说,来说明阿Q精神的现实意义;从国民性角度加以分析,来解说鲁迅孤独中的呐喊;从女性命运角度加以描述,为祥林嫂“喝彩”。进而以“小”的情感反映鲁迅“大”的情怀。

    关键词:阿Q精神     人性     国民性     批判 

    鲁迅是现代文学的旗手,他用“锋利”的笔触深入社会各个层面,挖掘人性中的不同侧面,使后人不断地体味其作品的思想光芒,人性内涵。他用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形象反映精神的尘垢、社会的弊端、历史的趋向。

    在鲁迅的作品中,现实性反映得非常鲜明。他的作品同一些纯文学性的作品比较起来,则更侧重于现实性。在鲁迅的笔端,无论畅叙友情,还是陈说小事,无论是回顾童年,还是抒发愤懑,总能让读者体味到深刻的一面。他把人类灵魂深处的实质赤裸裸地展现在普通人面前,让所有人产生一种“反思”的共鸣;他把社会中的群体形象淋漓尽致地描绘出来,让同时代的人们“愧疚”地剖析自我;他选出时代的“悲哀者”,对女性形象的同一本质进行理论上的探索,让“麻木的弱者”去思索社会。因而说鲁迅是思想家,恰如其分。他的批判性、预见性、深刻性是绝大部分作家所不能及的。鲁迅用其锋利的刀笔谱写着人性的内涵、社会的实质、群众的召唤,让所有的“中国人”体味到“精神上的自救”、“灵魂上的自责”以及“前行者的艰难”。

    一、“阿Q”精神胜利在“闪光”

    鲁迅这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已经离开我们几十年了,他的思想的光芒似乎也随着时代的前行而黯淡了。但值得庆幸的是鲁迅笔下的阿Q却长存下来了,而且活在中华民族的“精神长河里”,虽然他只是一个反而角色。有人说“鲁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他的文学未能超越曹雪芹,他的教育未能超越孔子,但他的思想光辉却随着阿Q一起鲜活起来。也有人说,鲁迅与阿Q正如秦始皇与长城、毛泽东与“文革”,也如上帝与圣经、马克思与《资本论》,是无法割断的。我觉得这种说法很恰当。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由阿Q引申出来的思想内涵,是能够占据一席之地的,恰如科学上的四大发明,文学上的唐诗宋词一样,有着无穷的生命力,发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人们把鲁迅作为“族魂”,这是因为他与阿Q是紧紧相连的。

    阿Q的精神胜利法远播后世,因而有人说这是一种乐观的代表,我认为不然。在乐观的背后我们所看到的是一种以自我为核心的体现,是人性中的普遍弱点。阿Q精神把人性中的两面集中地碰撞起来,因而外在表现的矛盾性就比较尖锐。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在面对阿Q的这一形象时就显得局促不安,好像阿Q就是自己,或者自己就是阿Q的后代子孙。豁达一点的人表现出对阿Q的“谅解”,狭隘的人表现出对阿Q的厌烦,甚至有人来声讨鲁迅。这没有其它的原因,就是他把人性反映得太真实了,剖析得太深刻了,没有一点点掩饰的成分。在《阿Q正传》中,与阿Q关系最密切的当属朱庄的赵老爷和越秀才了。作为阿Q的本家,他们把阿Q精神很好的表现出来。阿Q和赵家代表着不同的阶级,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维持生计。因而在外在行为上有着惊人的相似。

    阿Q先痛恨革命,继而想跟着革命捞好处,被假洋鬼子拒绝后准备“到衙门告发谋反”——变化。

    赵老爷从惧怕革命到自己“革命”,众欺压阿Q到邀请阿Q——变脸

    赵秀才曾打出“咸与维新”的招牌,投机革命。与假洋鬼子串通——变质

    这三人的思想、处事的态度相同,见风使舵,以自我利益为核心。这一人性中的劣根不光在那个时代存在,在今天仍旧存在。商场上的左右逢源者,官场上的阿谀奉承者,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做着与阿Q相同的事情。

    鲁迅笔下的阿Q形象,在文学史上是一个懦弱、愚昧的小人物形象。我们如果再深入全面一点地说:他质朴愚昧又圆滑无赖,妄自尊大又自轻自*,蛮横霸道又懦弱卑怯。在辛亥革命时期,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畸形社会的夹缝中生存。他没有姓,没有名字,所以大家就叫他阿Q。他住在江南水乡朱庄的土谷祠里,他轻视打骂,自解自誓。连老婆都没有娶上的他,与他人发生口角时总会说“我们先前——比你阔多了,你算什么东西?”被人揪着辫子碰了响头后,站了一刻,心想:“我总算被儿子打了。”鲁迅通过对其语言和心理的刻画,传神地把人物形象刻画出来,把“精神胜利法”活生生地展现出来,这种精神上的自我安慰,行为上的自我蒙蔽,把人性中的又一劣根展露出来。人类在其刺眼的光芒面前显得渺小、猥琐、可鄙、可悲。阿Q的形象是可耻的,但阿Q的精神在现实社会中又体现出一抹淡淡的色彩。鲁迅借阿Q这一形象来刻画国人的灵魂。我们今人也喜欢用自我安慰的方法来面对工作中的种种压力,用蛮横霸道的做法,来发泄畸形心态中的郁闷,用自欺欺人的想法来面对现实生活中的混沌。

    阿Q这一经典形象又与农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阿Q革命畅想曲——报仇、分财产、讨老婆,是他的自我设想,对革命的理解,对生活的追求。他对威福、子女、玉帛(权力、女人、金钱)的追求反映了个体形象——农民对“生存和生活”的合理要求;阿Q的革命与鲁迅《风波》中的主人公七斤是有所不同的。七斤与阿Q都是鲁镇的农民,同样被卷入“革命”,不同的是七斤是被迫卷入的,而阿Q则是主动的、自发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农民的两种典型心态。他们一个是需要养活大家庭的一家之主,一个是身无牵挂、百无聊赖的无业者。这就决定了他们对革命的态度的基础。因而在“革命”面前,七斤相对理性,而阿Q显得过于草率。但无论怎样,作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他们在当时是无法超越那个时代的。他们所做的只是被牵着走,没有任何比时代进步的思想加以引导。这两个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展示了当时社会的状况。所以说阿Q在这种社会状况下所表现的精神本质在后世得以不断地延伸。又有许多作家把中国的农民形象加以变形,进一步发扬鲁迅笔下的“阿Q”精神传统。高晓声便在《陈奂生上城》中塑造了陈奂生这一新时代农民形象。陈奂生较之阿Q,他的经济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精神上有了进一步的渴求。这种有生存依靠的

    农民已不把“生存”做为首要条件了,他们更侧重于内在充实。可以说,这是历史的一大进步。但陈奂生这一农民形象又与阿Q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陈奂生在遇县委书记搭救后痛失五元钱时的表现,在返乡后地位明显提高的畸形心态,都是阿Q精神的延续。这里的精神上的自我满足,见识上的狭隘,作法上的自私,无一脱离开阿Q精神。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鲁迅揭露人性的深刻性、犀利性、超前性。

    阿Q精神可以说在中国乃至至在世界上都有它的独特的影响力,其精神内涵在告诫今人,不要以自我为核心,抛开怯懦无知,走出自私狭隘,以踏实的态度真实地面对现实生活,那么我们的人性中善的一面将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出璀璨的光芒。这也是鲁迅这位思想巨人的心声。

    二、“华夏”悲剧在召唤

    我们古老的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有许多让世人赞叹的亮点。作为炎黄子孙,我们也有摧不倒、打不垮的精神伴随着历史前行。但我们不能否认,悠悠历史长河中,也有一些深层的“积淀”在阻碍着社会前进的脚步。要想深刻地认识它,我们可以从文学描述的形象入手来分析我们古老民族的“劣根性”。其实,这种“劣根性”的直接表现就是“群众的意识”。而对“群众的意识”剖析得最深刻、最犀利的当属鲁迅。毛泽东说,鲁迅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我想,鲁迅首先是一位正义而深刻的思想家,以此为基础、为灵魂才成为硕果累累的文学家和战绩辉煌的革命家。他用深刻的哲理来剖析社会,提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使文学变得更加深刻和富有久远的生命力。他用犀利的刀笔揭示国民性的弱点,来为古老的华夏民族呐喊。

    鲁迅善于通过群体形象来反映他所处的历史年代群众的突出特点。《药》是鲁迅颇具代表性的一篇小说,文章通过华家和夏家两条线索交织的形式,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华老栓为了给儿子治病买人血馒头作为治病的“良药”,最终无药可治;夏瑜为争取“大家的天下”被害,获得的却是看客们的漠视,群众的不理解,包括他自己的母亲的“羞愧”。革命者为了给群众争得自由民主而牺牲,群众却把革命者的鲜血当作药来吃,可以说是悲哀至极。从中我们体味到群众的麻木、革命者的悲哀。其实,我们再深入一点体会,华家、夏家的悲剧正是整个华夏民族的悲剧。在当时的时代,辛亥革命的不彻底,使中国当时的社会处于混乱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鲁迅认为,对中国来说最要紧是改造国民性,刷洗国民精神。因而鲁迅把“华夏”悲剧展现在读者面前,其实他是在召唤国民“放大眼光向前看”。他把目光短浅的群体摆在大家面前让他们成为读者观注的“亮点”。华家、夏家、驼背五少爷、花白胡子,芸芸众生成了国民劣根性的集中表现,这样能不让人深思、反省吗?民族的悲剧能不发生吗?

    在鲁迅看来,国民性是中华民族发展的关键因素。国民性又是华夏民族前行与否的重要条件。因而不让华夏悲剧重演,让我们的民族兴旺发达就要改造国民性。国民性又叫民族性。斯大林说,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所谓的国民性就是某一民族,与共同文化相关的共同心理素质。这种民族性,有好的方面也有坏的方面。鲁迅所说的国民性主要指民族性中坏的东西。这种坏东西,由来已久,根深蒂固,潜藏在人们灵魂的深处时时刻刻产生消极作用。我们华夏悲剧的根源就是民族性中的消极因素。几千年来的封建制度和封建礼教,虽然没有使中国人灭亡,但使许多人麻木了,把邪恶的东西视为天经地义。谁敢越雷池一步,谁敢提出一声呻吟,非但统治者要拿来问罪,同属被压迫的人也侧目而视,交头接耳,甚至充当帮凶。《纪念刘和珍君》中的刘和珍等爱国学生的呼喊,可以说是为了群众,为了民族前途。结果换来的却是群众的麻木,反动文人的抨击。可以说在当时的社会这些有“良知”的人的呻吟,是无法唤醒麻木的国民的。孔乙己作为社会群体中的弱者,可以说是迂腐麻木的。他的悲惨遭遇不但没引起人们的同情和救助,反而成为人们的笑谈,可见当时国民的冷酷。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说:“凡一个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悲哀啊……”鲁迅在面对当时的国民,面对国民的冷酷和麻木,他觉得措手不及,他觉得必须呐喊。在“五四”运动的前夕,鲁迅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狂人日记》可以说是反映其思想的经典之作。鲁迅通过狂人之口,只用了两个字——吃人,准确地概括了两千年来的封建史。由封建史引出了国民性中的阴暗面的源头所在。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作为一位有预见性的思想家,鲁迅表达出了自己的心声“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鲁迅在召唤国民性的觉醒,在用其批判性的文字诉出自己的心曲。他希望国民清醒起来,希望把最大的病根——麻木卑怯除掉。虽然这是孤独的呼喊,面对当时的统治者,当时的国民似乎无济于事。但面对着这固若金汤的劣根性,鲁迅带着自己的刀剑前行着,以自己的刀剑为最好的武器,拯救着国民,拯救着中国。虽然这力量是微薄的,但这召唤是真诚的。他希望华夏民族强大起来,华夏悲剧不再重演。

    三、 “祥林嫂”在诉说

    在鲁迅的笔下,揭露了人性的弱点,展现了民族的悲剧的根源,同时鲁迅也在关注着几千年来封建统治下的女性命运。这些女性虽然处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阶层,但他们所面对的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生存。中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可以说封建社会的许多思想延续至今,封建陋习在展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在鲁迅所生活的年代,封建思想与不成熟的民主思想相交融,人们的思想观念中还存在着许多根深蒂固的东西。处在转型阶段的社会中,女性的命运格外令人关注。这时,鲁迅塑造出时代女性的代表——祥林嫂,通过她的“诉说”,反映着当时的时代,反映当时女性的命运,反映鲁迅对女性命运的关注,反映在夹缝中生存的女性是如何把握自己的运动的。

    祥林嫂是当时社会中最普通的一位女性,她勤劳、善良、质朴。她的生存要求非常简单,没有物质上的过多奢求,没有精神上的过高追求。她只希望通过帮工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即使是下等的佣人生活也是令人满意的。但现实往往是难遂人愿的。婆家强迫她改嫁,让她“毁掉”名声;再次失去丈夫,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失去儿子,让她最终一无所有,感到绝望。她的精神底线彻底崩溃了。当她再次回到鲁镇时,精神面貌已完全不同了。她试图通过捐门槛来“赎罪”,但最终没能让自己“洗清污垢”。她在不断地向世俗诉说,但是世俗却用冷漠的眼光来回避她。这个社会最终没有给祥林嫂一点儿生存的空间。是封建礼教埋葬了她,是封建迷信毁掉了她,这看起来好象是老生常谈的理论阐释,其实不然。正是这积久而成的等级观念,让她随遇而安,不去反抗;正是这约定俗成的封建礼教让她无处容身;正是这深信不疑地笃信神灵,让她彻底绝望。鲁迅的笔太残忍了,它似一把利器,让祥林嫂无法存活。祥林嫂的命运是毫无选择的。因而祥林嫂反复地诉说,诉说当时社会女性的悲哀,诉说着作者鲁迅的呐喊。给女性一个生存的空间,给女性一个平等自由,这可以说是鲁迅的心声,也是当时女性应该争取的。但祥林嫂作为劳动女性的代表,并没有完全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应该怎么做。

    祥林嫂是顺从的,是麻木的,有人认为这与她的内在修养和社会地位有关。这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这并不是根本的原因。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中国已经延续了几千年,相夫教子的行为在中国已经赞颂了几千年。这些都使女性们心甘情愿地去接受传统生活给予她们的任务,没有理由拒绝、反抗。即使是有文化有修养的知识女性也未必能完全冲出这种束缚。《伤逝》中子君就是一个典型的形象。她有自由、民主的思想,她有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但当她面对现实的生活,处在当时的社会最终没能逃脱悲惨的命运。祥林嫂的诉说,是弱者的诉说,但如果我们给她平反,从另一个角度来阐释她的诉说,结论就不同了。在面临社会的重压,在面临生活的无奈,其实她在痛斥命运,她在发泄愤懑,她在揭出丑陋。祥林嫂的诉说在警示女性:要坚强,要奋斗,要争取自己的权利。最终清醒的女性群体,在祥林嫂的启发下重塑了自己的地位,改变了生活的境况。当今时代的女性地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四、尾声

    鲁迅面孔棱角分明,神态严肃。他的文章以深刻见长,以文字犀利著称,被比喻为匕首或投枪。对鲁迅缺乏全面了解的人,往往认为他过于严厉,失于尖刻,其实不然。鲁迅是爱恨分明的。他的恨,源于对人民群众的爱,对中华民族的爱。因而鲁迅把人性的弱点、民族的劣根、社会陋习对女性的残害以恨的形式表露出来。他是在以独有的方式表现着他的爱,畅叙着他的心曲。

    本文只是一些粗浅的见解,对鲁迅作品的文学形象加以简单的评说。其目的在于表现鲁迅对人性的提示,对国民的召唤,对女性的同情。如有不当之处,请予以指正。

参考文献:①《呐喊》自序

②《呐喊》(《鲁迅全集》第一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③杭州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教研室《鲁迅作品注析》,浙江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上一篇文章:稳步推进 创造实施
   下一篇文章:如何提高中学生英语写作能力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