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在线二八杠

时间:2020-02-29 14:31:44 作者: 浏览量:86917

AG非凡同享💰【6ag.shop】💰在线二八杠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见下图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如下图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如下图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第1张

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如下图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第2张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见下图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第3张

在线二八杠汾酒奇缘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第4张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第5张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在线二八杠 相关图片 第6张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在线二八杠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汾酒奇缘。

汾酒奇缘

1.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2.汾酒奇缘。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3.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4.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汾酒奇缘。在线二八杠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亚游真人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亚游会贵宾厅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

ag环亚集团官方

汾酒奇缘....

澳门新葡亰app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

美狮贵宾注册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

相关资讯
百家优博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

星彩网

师兄曹氏,太原人也,有潘安之貌。家境不俗,故少时纨绔,几成官二代之翘楚也,流离社会多年,颇累家人。后乃幡然悔悟,发愤读书,历经三个寒暑,于八五年就读于天津某大学纺织系。相比于同窗辈,其已高龄,且经历庞杂,颇为左性。是以终日落落寡欢。某天,于球场偶然与吾相识,遂成莫逆。吾同窗于氏女,内蒙人,略矮微胖,天真烂漫近乎于痴,任职团书记竟不知民意二字何解!然其于吾甚好,颇喜吾夸夸之谈。师兄因吾而识之,一见即惊为天人!百般讨好,然于氏女钟情于吾,不肯施以青眼。师兄遂不耻下贱,密嘱吾为其斡旋,事成重谢!虽暗笑其不改轻薄本色,亦答应助其一臂之力。时吾亦苦恼,于氏女有好友张氏,甚属吾意,然张氏女虽日日盘旋于吾左右,唯愿谈论古今,寻幽览胜,避情字甚远。如是,吾二人始孜孜以求,苦恋两年余,吾与师兄均不得售其奸。时吾已大三,遂不作妄想。师兄则愈挫愈坚,忠贞堪比梁山伯。 八八年夏,吾四人相约提前返校。师兄自感在校之日不多,愈加焦虑,遂邀吾三人至其住处共饮。佐酒者,半斤五香果仁,一盒午餐肉,核桃若干。而酒即名闻天下之汾酒!传闻黑市价近八十,抵一月工资有余。师兄坦然道:“酒乃家父所赐,计六瓶,另有石林烟六条,备吾毕业分配之用。吾思之,与其便宜贪官污吏,不若吾等共谋一醉。毕业指日可待,心有凄凄然。”言讫,腆脸望于氏女,眸中似有泪焉。于氏女恸然变容,即与师兄握手相语曰:“妾非不知君意,君亦应知妾意。然毕业即各奔东西,吾不愿做朝露之恋,奈何?” 师兄喜极而泣,慷慨言道:“渠二人为媒,此酒为证,今生不离不弃。吾毕业即去乡赴内蒙,专心等候。”跨省调动,去山西赴内蒙,在我辈不谛登天,而师兄视若反掌观纹。是夜,吾等乐甚,酒量倍增,共饮三瓶竟不醉。师兄慷慨悲歌,指天画地发誓,于氏女是其此生唯一。脸红耳热之际,张氏女见师兄修成正果,可怜吾之孤单,私以一吻相酬。至今,余温尚留脸颊。二十年弹指之间,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吾浪迹于钱塘,张氏女音信皆无,于氏则成家于天津塘沽,而师兄,杳然不知其踪迹!静夜思之,感慨良多。借此大赛,实指望上天垂青,若师兄得阅此文,则某之欢喜为何如?翻译:曹师兄,太原人,长得特别帅。他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小时候淘气,在社会上鬼混,把家里连累的不轻,后来长大啦,才知道悔改,经过三年苦读考上天津某大学纺织系。和同学相比,他年纪太大加上经历复杂,所以整天孤零零的,有一天在操场上与我偶然相识,遂成为莫逆之交。我们班团书记姓于,内蒙人,个头不高,偏胖。天真的像傻子一样,上大学了居然不知道民意二字怎么解释!她佩服我的口才,很喜欢我。曹师兄因为我而认识于同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钟情。可是于同学欣赏我,无论师兄怎么讨好,都对他不理不睬。师兄不耻下贱,居然要求我帮忙,并且答应事成有赏。当时我也苦恼,于同学有个姓张的好朋友,特别中我的意,可是她仅仅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旅游,绝不谈情说爱。就这样苦恋两年多,我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目的。八八年暑假,我们四人相约提前返校,那是师兄已经大四,快毕业啦,心里更加着急。于是师兄买了午餐肉,花生米和家里带来的核桃,请我们去他宿舍喝酒,而酒却是赫赫有名的汾酒。传说当时黑市价格近八十元一瓶,顶得上一般人一个月工资。师兄坦然说道:“酒是我爸给的,一共六瓶,让我分配时送礼走后门。我琢磨与其便宜贪官污吏,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喝啦,共谋一醉。要毕业啦,有点伤心。”说完,泪光闪闪地看着于同学。于同学大为感动,立刻拉着师兄的手说:“我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知道我爱你。但毕业即失恋,我不愿意经营一段朝露一样的感情,怎么办?” 师兄高兴的苦啦,发誓说:“他们二人为媒,汾酒做证,今生永远不分开,我毕业以后,立刻去你家乡等着你。”当时跨省调动工作,在我看来比登天都难,师兄却觉得易如反掌。那天晚上我们高兴极啦,连酒量都增长不少,总共喝了三瓶酒也没醉。酒酣耳热之际,张同学见我师兄修成正果,我还是孤苦伶仃一人,居然偷偷吻我一下,直到今天,脸上余温还在。二十年很快就过去啦。江山依旧而人事全非,我在杭州流浪,张同学一直没有音信,于同学在天津安家落户,而师兄,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希望借助这次大赛,得老天垂青,如果师兄能读到这篇文章,我不知道自己会高兴成什么样!

作者:yh5a

....

热门资讯